AirPods 回收之謎:可修度為零的「一次性」產品

公司

06-18 10:12

本文來自 36 氪 編譯團隊「神譯局」,譯者喜湯,愛范兒經授權發布。

AirPods 對環境的不友好已經引起非常多關注,本文作者?Will Oremus?得到蘋果公司的授權,采訪了其電子垃圾回收合作伙伴,揭開了 AirPods 的回收流水線之謎 —— 手工拆解。作者感嘆 AirPods 回收難的同時,也對作為科技界先鋒的蘋果在環保上的行動寄予了更高的期待。原文標題?What Really Happens to AirPods When They?Die

AirPods 使用者很愛 AirPods,但其他人似乎都…… 討厭他們。所有跡象都表明,蘋果(Apple)的 AirPods 銷量很高。但是當 AirPods 電池壽命漸短,最后用不了之后,會發生什么呢?無縫一體設計是它們的特色,但是否也讓它們成為環境不友好的產品呢?

越來越多的人對這個問題提出批評,因為越來越多的人開始使用 AirPods。然而,根據我與電子垃圾回收商、維修專家以及蘋果公司的交談,這個問題的答案既不像你想的那么簡單,也不像你擔心的那么可怕。

可修性為 0 的「一次性」產品

AirPods 問世三年后,隨著鋰電池的退化(或者莫名其妙遺失,或不小心掉進馬桶里),以及用戶升級到今年 3 月推出的新款 AirPods,第一代 AirPods 正接近報廢。與此同時,最初沒有花 159 美元購買第一代 AirPods 的用戶正在考慮自己是否需要購買升級后的 AirPods。雖然蘋果公司沒有單獨公布 AirPods 的銷售數據,但 2019 年第一季度數據顯示,其耳機和手表品類的銷售額達到 51 億美元。市場調查顯示,AirPods 是目前世界上最暢銷的無線耳機。

評論家們重新審視 AirPods 是有道理的,他們突破了之前只研究 AirPods 特點和性能的窠臼,還研究它們的整個生命周期,不僅研究它們對使用者的價值,還研究它們對其他人的影響。盡管一些電子產品評測人士繼續稱贊這款設備設計巧妙、使用方便,但《紐約時報》(New York Times)今年 4 月對最新一代產品發表的評價毀譽參半:「完美的耳機,但它們不會持久。」

其他評價則直指其缺點。維修指南網站 iFixit 稱 AirPods 是「令人失望的一次性產品」,給它們的可修性打了 0 分(滿分 10 分)。此外還有 Vice,它在一份 4000 字的宣言中將 AirPods 痛斥為「未來的資本主義化石」,該設備需要為一切承擔責任:從它們短暫的使用壽命,到它們的社會符號學,但最重要的是它們對環境的影響。Vice 文章的標題對 AirPods 是迎頭痛擊:「AirPods 是個悲劇。」

這篇文章引起了不小的轟動,《紐約時報》為此專門制作了一個小時的播客,一位支持蘋果的知名博主不出所料地為 AirPods 辯護。這似乎也促使蘋果的公共關系部門比以往更加關注 AirPods 的可回收性 —— 部分原因是 Vice 的文章確實忽略了說明蘋果擁有一個 AirPods 回收項目。撇開這一疏忽不談,這篇文章成功地將人們的目光聚焦在了這款設備的負面效果上。而且隨著我們越來越多地通過語音和音頻進行互動,這款設備似乎正在走向普及。因此,對于那些既關心可持續性,又關心便利性的 AirPods 的使用者或潛在消費者來說,批評者的說法值得仔細研究。

認為 AirPods 不環保主要基于四點說法:

  • 首先,AirPods 的續航時間不長。鋰離子電池會隨著時間的推移而退化,有報道稱 AirPods 在 18 個月后就無法充電;
  • 其次,AirPods 無法修復。如果沒有特殊工具(可能還伴隨著一些流血事件),你無法打開它們。即使你打開了,里面的部件完全糾結在一起、粘在一起。
  • 第三,由于同樣的原因,AirPods 不容易回收。
  • 最后,把 AirPods 扔進垃圾桶是不負責任的。因為 AirPods 有金屬,而金屬是耗費人力成本開采出來的;而且 AirPods 的電池混合在垃圾堆里,可能會引發火災和有毒物質泄漏 —— 盡管大多數現代電子產品最終都要面臨這種狀況。

聽上去都太糟糕了。

蘋果的回收計劃

當我為了這個故事聯系蘋果公司時,我并沒有期望得到太多回應。這家公司以對媒體關系的挑剔而聞名。但我發現蘋果公司比以往更急于反駁 AirPods 是地球噩夢的說法 —— 這一說法似乎讓庫比蒂諾(Cupertino,蘋果公司總部所在地)有些意外。

蘋果并沒有否認 AirPods 的電池會隨著時間的推移而退化,也沒有否認 AirPods 基本上無法修復,也沒有為人們不該將其扔進垃圾桶而辯解。但該公司似乎確實對某些理念提出了異議,這些理念認為此類問題是 AirPods 獨有的問題,AirPods 對環境的破壞與無數更大型、已經塞滿世界上回收工廠和垃圾填埋場的電子設備一樣嚴重。(聯合國的一份報告顯示,美國所有電子垃圾中,只有不到四分之一被回收。)

最重要的一點,蘋果想要明確的是,你可以通過蘋果公司的項目回收 AirPods—— 或者至少是它們的重要部件。該公司官網上有?Apple Trade In 換購計劃,用戶可以訂購一個預付運費標簽,通過聯邦快遞(FedEx)把需要回收的產品寄給蘋果的某個回收合作伙伴。(在國內是蘋果的折抵服務合作伙伴會上門取走設備)。蘋果公司表示,自從 AirPods 發布以來,他們已經接受了 AirPods 回收,盡管今年蘋果才把 AirPods 作為特定的退貨類別添加到網站上。蘋果公司還指出,你可以把已經報廢的 AirPods 帶到任何一家 Apple Store 進行回收。該公司在一份聲明中表示:「與我們所有的產品一樣,我們與回收商密切合作,確保 AirPods 得到妥善回收,并為我們供應鏈之外的回收商提供支持。」

為了證實自己的說法,蘋果公司同意讓我與電子垃圾回收公司 Wistron GreenTech 的代表取得聯系。該公司是臺灣緯創(Wistron)在德克薩斯州的子公司,是蘋果公司的回收合作伙伴之一,同時它還與戴爾(Dell)等電子公司簽訂了合同。蘋果拒絕透露與之簽約的其他公司的名稱,也拒絕透露有多少回收合作伙伴。但 Wistron 顯然不是唯一一個。當我填寫蘋果公司的 AirPods 回收表格時,它給我寄來了一個郵寄標簽,地址是另一家公司:威斯康辛州(Wisconsin)的通用回收技術公司(Universal Recycling Technologies)。該公司拒絕評論。

Wistron 向我證實,AirPods 的關鍵部分可以回收,尤其是電池,從電池中可以提取鈷。問題是,回收的價值不太可能覆蓋回收成本。由于沒有安全打開 AirPods 或取出其組件的自動化系統,每個設備都必須由工人使用鉗子和夾具等工具手動打開。他們的第一個目標是取出電池,然后是音頻驅動器,其中也可能含有貴金屬。電池被送到專門的冶煉廠提取鈷,鈷可以重復使用,而音頻驅動器則被送到貴金屬精煉廠。

蘋果過去曾表示,它在與回收商合作從 AirPods 中回收材料,但在此之前,該公司幾乎沒有透露具體的回收過程。蘋果還拒絕解釋不公開這些信息的原因 —— 這一立場讓 Lifehacker 網站在 3 月份認為「我們可能永遠都不知道該問題的答案」。但 Wistron 的代表向我透露,蘋果向他的公司支付了研發 AirPods 的費用,以彌補每件產品的虧損。既然回收 AirPods 是一個賠錢的生意,那么,只有蘋果的簽約合作伙伴愿意進行回收也就可以理解了。AirPods 是可循環利用的 -—— 但顯然還不是一種足夠經濟的方式。

蘋果拒絕討論回收 AirPods 的經濟效益。但該公司告訴我,事實上,它將向任何致電其 AppleCare 幫助熱線的回收公司提供回收指導,前提是該公司愿意與蘋果直接合作,確保回收工作在適當的預防措施下進行。

為了了解蘋果產品回收商的說法,我聯系了幾家獨立的電子垃圾回收公司,包括我家附近(特拉華州,Delaware)和舊金山灣區的一些公司。結果是,沒有人能添加任何相關的背景信息,因為壓根沒有使用者帶著 AirPods 要求回收。

這表明,人們要么直接把它們送回蘋果公司,要么直接把它們送進垃圾桶,要么果斷把它們藏在抽屜里 —— 或許還有一種可能是,AirPods 的壽命并不像有些人說的那樣只有 18 個月到兩年。盡管一項被廣泛引用的 AppleInsider 測試發現,2016 年購買的一對 AirPods,其全負荷電量還不到新款的一半,但其他一些科技評測人士表示,他們的 2016 款 AirPods 仍然運行良好。蘋果拒絕提供有關 AirPods 預期電池壽命的相關信息,只是指出這取決于你使用它們的頻率。該公司還拒絕估計有多少 AirPods 通過回收項目被回收。

一切為了狹義的美

我確實找到了一家非營利的電子產品回收公司表示自己愿意回收 AirPods—— 如果有人帶著它要求回收的話,盡管目前還沒有人這么做。Tech Dump 位于明尼阿波利斯市(Minneapolis),其首席執行官阿曼達?拉格朗日(Amanda LaGrange)表示,她的公司將找到回收這些設備的方法,因為鼓勵回收是公司使命的一部分。(該公司還為面臨就業障礙的人提供就業培訓。)但她批評蘋果公司的一體化電池設計,稱可替換的電池可能會顯著延長設備壽命。

LaGrange 說:「長期以來,作為消費者,我們都認為不管蘋果生產了什么,我們都必須買它,而不管他們制造出了什么產品,這都可能是唯一的設計方案。事實上,也許我們在設計產品時,就需要考慮到使用壽命的終結,只要肯花時間和資源去做。這就是為什么消費者必須向這些公司施加壓力,必須表明『我們想買自己就可以修理的電子產品』。」

雖然對 AirPods 的超多批評是因為它們極為受歡迎,但值得注意的是,許多其他小型消費電子設備也有同樣的基本特征:一塊壽命有限的鋰離子電池,電池與其他部件緊密地密封在一起,其外殼必須用手撬開。作為例子,LaGrange 提到了早期模型 Fitbits。盡管這些設備回收起來異常困難,但它們的體積也相當小,與平板電腦、電腦顯示器、甚至塑料袋和瓶子相比,它們對世界環保問題的影響確實沒那么嚴重。(據統計,全球生產的塑料中有?91% 沒有回收利用。)

蘋果公司確實表示,它正在研究如何更有效地回收 AirPods 和其他蘋果設備;為此,該公司上月在奧斯汀建立了一個材料回收實驗室。去年,該公司展示了一款名為黛西(Daisy)的回收機器人。該公司表示,這款機器人每小時可以拆解 200 部 iPhone,不過它不能拆解 AirPods。「我們需要新技術,」蘋果負責環境、政策和社會行動的副總裁麗莎?杰克遜(Lisa Jackson)上個月在接受 GreenBiz 采訪時說,「在某些情況下,回收利用技術并沒有像其他技術那樣取得長足的進步。」

這是一種看待該問題的視角。但 iFixit 的作家凱文?珀迪(Kevin Purdy)從另一個角度看待 AirPods 帶來的環境挑戰。他說,蘋果決定優先考慮無縫的極簡主義設計美學,而不是讓無線耳機更容易修復和回收。「這是一種選擇,他們選擇的是他們最看重的東西。」

Purdy 補充說:「蘋果完全有能力制造出可以維修的設備。」他指出蘋果的 iPhone 和 MacBook 是電子設備保值的領頭羊。但關于 AirPods,Purdy 表示:「他們成功地制造出一個完全不可重復使用的產品。」他將其與三星(Samsung)的 Galaxy Buds 進行了對比:Galaxy Buds 很容易打開,可以用普通家用工具拆開,其紐扣電池可以更換。iFixit 給 AirPods 的可修性打了 0 分(滿分 10 分),給 Galaxy Buds 打了 6 分。

Purdy 補充說,蘋果公司允許消費者將產品送去進行手工回收這一事實「令人不安」。大多數人可能沒有意識到這是一種選擇,甚至對于那些意識到這一點的人,蘋果也沒有提供回收 AirPods 的財務激勵,這與最新款 iPhone 和 MacBook 形成了鮮明對比 —— 蘋果的 iPhone 和 MacBook 換購計劃會向客戶支付數百美元的交易費用。蘋果的官網似乎也沒有像 iPhone 那樣,在用戶購買新的 AirPods 時提示他們可以回收舊的 AirPods。

公平地說,蘋果公司目前優先考慮的是讓 AirPods 盡可能多地吸引消費者,現在才剛剛開始將注意力轉向讓它們更可持續,因為它們已經大受歡迎。從商業的角度來看,這是可以理解的。這也很好地提醒了人們,盡管蘋果大力宣傳其環保舉措,但從某種意義上說,它是一種奢侈品。蘋果之所以能夠負擔得起,只是因為它的產品非常受歡迎,讓該公司在 2018 年產生近 600 億美元的凈利潤。

在全球環境災難的宏大畫面中,AirPods 迄今為止所增加的污染似乎主要是象征性的,但這并不是說它們不重要。相對于其他鋰離子電池驅動的設備而言,它們可能不會產生更多的垃圾。但隨著語音助手成為數字世界的主要入口,這一類別在未來幾年應該會爆炸式增長:彭博(Bloomberg)今年 4 月報道稱,亞馬遜(Amazon)正在開發一款支持 Alexa 的無線耳機作為 AirPods 的競爭者。AirPods 的大受歡迎使其成為這類新產品的先鋒。如果蘋果不把自己放在解決這些環保問題的先鋒位置,這將成為蘋果環境成績單上的一個污點,也是我們其他人的恥辱。

題圖來自:Stephen Lam/Getty

后評論

評論在審核通過后將對所有人可見

正在加載中
二肖中特喜羊羊